您现在的位置>>高中生网网友专区 >> 状元纪实 >>状元风采 >> 正文
忻州高考理科状元 母病家贫难上清华(图)
来源:山西新闻网-山西晚报 作者: 2012-07-23 10:42:54

  今年高考成绩已经揭晓,忻州一中学子尹俊龙以668分的优异成绩成为了忻州理科第一名。他以超过清华大学投档线14分的高分被清华大学录取。

  本是件大喜事,然而,这几天尹家人却犯了愁:尹俊龙的妈妈黄玉萍患上了癌症,几年的反复医治,已使这个不幸的家庭生活极度拮据,能否继续供尹俊龙上清华成了个问题。

  面对家庭遭遇不幸的困境,17岁的尹俊龙想放弃学业打工赚钱给妈妈治病,而妈妈则打算放弃治疗省钱供孩子圆梦清华大学,这对情深的母子陷入了为对方着想的“迷茫”中。

  妈妈你要好好活着 我一定考上清华北大

  7月17日,尹俊龙的大姑尹艳春向本报求助:“这是一对坚强执着的母子,凭着一份母子协定,母亲顽强地与病魔搏斗,儿子发奋学习攻考清华、北大,情深的母子相濡以沫,历经三年践行了各自的承诺。”

  记者到达尹俊龙家时,他和爸爸都在太原的医院照顾妈妈,俊龙的姑姑尹艳春先向记者大概介绍了情况:俊龙家是忻州市区的,其爸爸尹艳斌与妈妈黄玉萍都在忻州市委党校工作,俊龙还有个品学兼优的姐姐,一家四口日子过得其乐融融。然而,天有不测风云,2010年,尹俊龙的妈妈被确诊为乳腺癌晚期,巨大的不幸降临到这个幸福的家庭,之后,高昂的治疗费用压得他们全家都喘不过气来。

  尹艳春说:“其实在2008年时,俊龙的妈妈检查身体就发现不对劲,当时为了不影响家人和孩子学习,她隐瞒了这个消息,一边默默为两个孩子操劳着,一边悄悄地自己调理身体,直到2009年儿子进入了忻州一中,2010年女儿顺利考入了山西大学。孩子都有了好的结果,而她在2010年10月再次检查时被确认已是乳腺癌晚期。”

  尹俊龙很懂事,得知妈妈病情后大哭了一场,然后换上了坚强的笑容面对生活、面对妈妈。那年,黄玉萍看到孩子们都顺利上了学,怕治病花很多钱影响孩子们的生活学习,就想放弃治疗,尹俊龙得知后,就和妈妈“谈判”。俊龙得知妈妈希望他能考上清华、北大,就跟妈妈协议说:“妈妈你要好好活着,我一定考上清华、北大。”就这么一句简单的协议,让他们母子携手走过了与命运抗争的三个年头。

  顶着压力,克制着悲痛,尹俊龙学习更加刻苦了,而他的生活却越来越节俭。看着儿子越来越消瘦却又越来越拼搏的情形,妈妈潸然落泪,之后重新拿出了坚强的毅力与病魔展开了抗争,陪着儿子度过了拼搏的每一天。

  17日晚22时,记者在忻州一中见到了尹俊龙的班主任老师张先锋。张老师感慨地说:“尹俊龙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孩子,脑子活、专注、刻苦、正直、乐于助人,同学们都想和他做同桌,因为他经常帮助同学进步,在班里的口碑特别好,很多同学都愿意和他做朋友。”

  记者了解到,妈妈得病后,尹俊龙思想上有过很大浮动,一度时期成绩出现了下滑,为此班主任和老师们多次找他谈话,做思想工作,最终尹俊龙走出了阴影。2010年其被评为校三好学生;2011年全国中学生物理竞赛夺得山西赛区一等奖;同年全国中学生化学竞赛再夺山西赛区一等奖,全国二等奖;全国中学生生物学联赛获三等奖。今年高考分数揭晓,尹俊龙以668分的优异成绩名列忻州理科第一名,全省排名第20名。

  妈妈再等我四年 我一定把你的病治好

  尹俊龙的成绩使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忘记了病痛的折磨,着实为儿子高兴了一阵子。此时的黄玉萍病情越发严重,每天治病需要的花费也越来越高,看着自己的家境越来越贫困和无休止的治病花费,黄玉萍坚决要求放弃治疗,想省钱给孩子上大学用。为此,尹俊龙全家给她做了大量的思想工作,好不容易说服了母亲继续接受治疗。俊龙高考结束后,全家都去了山西省中医院陪黄玉萍住院接受化疗。

  7月18日,记者从忻州返回太原,在医院探访了尹俊龙及其住院的妈妈。记者注意到,尹俊龙身高1.85米左右,很单薄消瘦。他衣着朴素,戴着一副近视眼镜,长着一张娃娃脸,但却没有了那种稚嫩的感觉,从他深邃的眼神里看到的是一种坚毅和执着。尹俊龙很少说话,而躺在病床上的俊龙的妈妈黄玉萍却是一种爽朗的性格,说起话来脸上一直挂着笑容。

  黄玉萍说:“一会儿要做这个月的第二次化疗了,我们也是刚回来。我爱吃老豆腐,他父子俩就专门陪我出去找着吃。”看着妈妈的一脸兴奋,尹俊龙也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黄玉萍想让俊龙出去一会儿,但尹俊龙坚持一刻也不单独留下妈妈,记者感悟着这母子俩各自的良苦用心,于是和黄玉萍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来。

  8:30,尹俊龙的爸爸尹艳斌走进病房。记者注意到其两眼布满了血丝,满脸都是疲惫。为了避开孩子和病人,记者在楼道里对其进行了采访。尹艳斌告诉记者:妻子是2010年10月被确诊为乳腺癌晚期的,当年他们去了北京好多医院,想给妻子治病,但因病情严重,那些医院都不接收了,后来就找到了现在这所医院治疗。目前病情在不断加重,治疗的费用也越来越高。2010年开始治疗至今已花出了100多万元的治疗费用了。这些钱是四处筹借来的。这次是7月9日来医院接受化疗的,目前已经花出3万多了。

  说到俊龙的懂事,尹艳斌再也忍不住,掩面哭了起来。原来,就在爸妈外出求医治病期间,俊龙和姐姐几乎都是住校生活,靠亲人们出资上学,其父母已经没有能力和精力来管护这两个孩子,然而,姐弟俩都是异常懂事,不仅没影响学习,还不时为家分忧愁。

  尹俊龙想与妈妈来个新的协议,那就是目前他已选报了清华大学的生物科学专业,如果他上了清华大学,他一定好好学习,研究专业学科,运用最先进的技术为妈妈治病。为此,他想与妈妈约定:“妈妈再等我四年,我一定把你的病治好。”

  虽然家里很困难 但也要让孩子上学

  18日9时10分许,记者再次来到病房,看到护士已经开始为黄玉萍化疗。眼睛盯着妈妈正在扎针的胳膊,尹俊龙双手握起了妈妈的另一只手,眼中充满了焦急和关爱。很快化疗开始了,记者和俊龙爸爸商量,出于对尹俊龙的“保护”,记者结束了医院的采访。

  尹艳斌说:“治疗费用在加大,而俊龙上大学和他姐姐开学马上就得要近4万元,现在我们全家陷入了困境,实在是没有这笔钱了。妻子要放弃治疗给孩子筹钱上大学,而俊龙甚至想干脆放弃学业打工赚钱给妈妈治病,我也很为难。”

  尹俊龙家遇困境的情况已引起了其所在的忻州一中和忻州市教育部门等的广泛关注,目前校方和教育部门以及社会爱心人士已经伸手发起了捐助行动。

  截至记者发稿时,尹俊龙一家已经离开太原回到忻州。尹艳斌说,趁着黄玉萍刚刚结束这次化疗,他得赶紧回去给孩子们张罗开学的费用。“虽然家里很困难,但也要让孩子上学。”尹艳斌坚定地说。

  记者从主治张大夫处了解到,黄玉萍不仅是乳腺癌晚期,现在癌细胞已经转移到了肺、肝、骨等身体多处,治疗方法也从内分泌治疗变为化疗、配合中药治疗等多方式结合,这样治疗的难度增大了,治疗费用也在增加。

  7月19日下午,记者联系到了忻州一中团委书记陈汉明,他说:“我们学校每年有国家助学金、阳光助学金、校长助学金、由老师们自发发起的爱心助学金、由同学们自发组织的蚂蚁基金会等各类捐助活动,尹俊龙在校三年期间,正是在学校的关心和呵护下,才得以顺利完成高中学业。近期,我们已将尹俊龙家的困难情况报送到忻州团市委以参加圆梦行动和芙蓉学子救助计划,目前正在审批阶段。另外我们也向社会爱心人士发起了倡议,目前已有一名爱心企业家有资助尹俊龙的意愿,我们正在进一步联系中。”

  随后,记者来到忻州市教育局见到了机关党委专职书记刘效平,他说:“在7月11日忻州市举行的政风行风面对面教育专场活动上,尹俊龙上学遇困的求助被提了出来。获悉这个消息,忻州市教育局局长赵润林当场作出批示要求局机关党委号召教育系统职工展开献爱心活动,资助其上大学。同时还要求和各学校取得联系,确保资助落实,必要时在媒体刊发倡议,共同努力,保证解决该生录取后入学就读。”

  目前,忻州市教育系统的爱心行动已经全面展开,教育局机关党委部分干部和忻州市云中路小学、忻州市第二实验小学、忻州市第十二中学等校捐助善款近1万元。忻州市直学校和教育局机关的捐款将于8月1日全部交回,初步估计捐款金额能够达到3万余元。

  刘效平说:“下一步,我们还计划会同家长为其孩子申请助学贷款,同时号召社会各界对其进行资助,保证孩子录取后能够顺利完成学业。”记者 郭小强

【评论】【我要推荐】【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