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高中生网网友专区 >> 开心驿站 >>开心地带 >> 正文
爆笑show:7号楼110里的四个傻帽
来源:爆笑show 作者: 2008-06-05 15:40:17

  雨季/文

  此“110”绝非警匪电话110,而是我们大学宿舍的房门号。我们110室位居宿舍楼的南角,常常笑声朗朗,直传宿舍楼北角的兄弟耳中,引得那北角的同学常常好奇,前来打探我们到底笑什么。我们为了不将彼此糗事外传,就将这些极有探索精神的友人们扫地出门,让他们郁闷个够……要说这是怎么一回事,还是我来给大家一个一个现形吧。

  搞怪老大

  许多次老大都说我们四个凑在一起那是缘分,我觉得我们在一起真是应了一句话:上应天数。但说老实话,如果能让我再选择一次的话,我是不会跟他们仨住一宿舍的:

  老大的脚实在太臭,以至我后来闻什么都是死鱼味;我睡在烟鬼老二的上铺,每天晚上的二手烟能把我用舒肤佳洗过澡的香味变成熏猪肉味;情种老三一个月换一个靓妞,看得我眼热心跳却“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呜呼!和这帮家伙在一起,您说我会不会变成“霉蛋老四”? 

  一个星期天, 泡妞的泡妞,玩CS的玩CS,只剩下老大一个人在家洗衣服。他突发奇想,居然听起老二的摇滚了。

  没有想到他那样死板的人也会激动,可激动也得有个像样的肢体语言啊,他倒好,洗完衣服,晾衣服的时候走路时也不知道怎么走了,居然用了一个特别搞笑的动作——用晾衣杆举着内裤踢正步。

  那样子特像仪仗队阅兵。

  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刻,老三又领着一个小MM到我们宿舍来玩了。

  老三是个很有绅士风度的谦谦君子,他走到门前用手把门轻轻推开,说了声:“女士优先,有请小MM!” 

  他俩一进门,正好和举着裤头踢正步那位撞个正着,小MM看见这样的事情,大叫一声回头就跑了出来。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老大一把抓起裤头,撩起毛衣给塞到衣服里面了。

  老三忙不迭地又把小MM请进来聊天,老大好久都没有敢把裤头掏出来,到后来人家小MM走了,他把衣服拿出来一看,竟差不多快干了。

  可怜人啊!!大冷的天……

  烟鬼老二

  老二是一个至死不悔的烟民,每天吞云吐雾把宿舍变成云雾缭绕的“妖洞”,后来把老大也拉下了水。

  每次老二吃完晚饭后,总是靠在窗台上俩眼放狼光地叮着过往的女生,对此评头品足,晚上再讲给我们听——从发型到身高到三围到走姿到笑容等等。

  老二曾狂追过艺术系一个美女,但美女冷冰冰地对他说,她不喜欢抽烟的人。老二在伤心之下大声疾呼:“我要戒烟!”我们都吓了一跳,老大甚至过去摸了摸他的头,以为他脑袋进水了。三天后,老二终于扛不住了,满脸憔悴地把老大嘴里的烟屁股夺下来叨着,并说他这辈子就爱上这烟了,烟就是女朋友……

  110宿舍的卫生自大一起就是上榜批评的典型,除了本宿舍的四个哥们,基本不存在其他任何生物,曾经养死过N盆花。老三不信邪,自家中带来仙人掌一盆。该仙人掌到达110后,27日内枯萎身亡,后经老三检查,在花盆中发现烟头若干,被白酒浸泡过的土壤一盆。

  某日,对门宿舍一同学女友送对门宿舍乌龟一只,饲养多日。对门同学因听说乌龟需要晒太阳,遂将乌龟送我宿舍(我们朝阳)阳台晒太阳,一周后,乌龟死亡。经对门宿舍兄弟查验,在乌龟尾巴上发现烟头灼伤痕迹,但本宿舍无人声称对乌龟的死亡负责。老大和老二抵死不承认曾乱扔烟头。至今,乌龟死亡一案仍旧悬而未决……

  情种老三

  老三像段正淳一样风流倜傥、处处留情,不但在游戏里一个星期换一个老婆,现实中也是风月情债不断,成为我们系里有名的花心大萝卜。

  大二那年,在老大的倡导下,哥们四人在盛夏都搞起了甲级睡眠,说这样有利于健康成长。

  一日中午,大家刚想入梦,老三开门进来,后面竟传来女生的说话声,大家赶紧往身上盖东西。

  老二也许是太累了,己经睡着了。老二一旦睡着,就是打雷也叫不醒。情急之下我将自己的棉被盖在他身上,然后大家集体装睡。刹时,呼噜声在屋内此起彼伏。

  “咦!你们屋的人真怪,大夏天还盖棉被。”

  “噢……他……他们感冒了!”话里掺杂着笑意。

  说来也怪,平日里怎么叫也叫不醒的老二,竟被那女生温柔声音吵醒,微一睁眼,下意识地一摸,有被,紧张的情绪略微放松。

  当那小女生一说话,呼噜声立马降了许多分贝,最后竟没了,大家都竖着耳朵听情话。可下铺的两个,全然不知,继续打情骂俏。

  盛夏的温度真是高,只一会兄弟们全身都湿透了,可又不好意思动,只能在那里强挺,心里暗暗骂着缺德的老三。

  没想到老三这厮还主动谈起了文学,“TNND,连孔丘是谁都不知道,还谈什么文学。”兄弟们心里暗骂。

  两个人足足谈了一节课的时间,我们纯粹是洗了一回桑拿,就像祖海唱的那样“汗水湿透衣背”。

  终于走了,门一关,我们三个急忙起身穿短裤。

  不一会,老三哼着小曲回来了。一进门,门被关上了,回头一看,两位哥哥已经虎视耽耽地堵住门口,“把衣服脱了,上床!”老大极其威武而又严肃地说。好汉不吃眼前亏,老三乖乖按照吩咐上床。他刚上床,我们几个就把两床棉被给他捂上,然后四角用屁股压实。

  不到一刻钟,老三就连声告饶,最后发誓再也不将女朋友领到寝室,大伙这才饶他一命……

  第二天,我买了痱子粉,给大伙爽身。

  霉蛋老四

  我是人称“四少爷”的老四,被大家尊称为“霉蛋”,原因只有一个,跟这帮“妖魔鬼怪”呆在一块,不衰也被带衰了。

  有一次上艺术设计课,我由于赖床迟到了,结果作品设计没完成,下课后,老师允许我将原料带到宿舍继续设计,下次上课时补交。回宿舍后,我无意中把一大瓶胶水撞倒在地,瓶子破了,碎玻璃、胶水,及涂胶的刷子混在地面上,我想等胶水干了再打扫也许容易,所以当时没清理它。

  可是等我上了趟厕所回来时,地上那片东西不见了。我问老三是谁清理的,老三惊奇地说:“那不是你的作品吗?老二要去老师办公室,顺道把你的设计作品交上去了……”

  我晕……结果,不出我所料,期末的艺术设计课,我被当了……

  补充说明:到目前为止,110宿舍除了情种老三继续在莺声燕语中依红偎翠、享尽艳福外,其余的哥们都是单身老光棍一个,听人说在大学不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那简直叫白活了,所以我在写这片东西的时候老大一再交待,尽量把它写成征婚启事的样子,骗一个是一个,骗两个就赚了……

  中国高中生网独家发布,禁止转载!如需要转载请与《爆笑show》联系。

【评论】【我要推荐】【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