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高中生网网友专区 >> 开心驿站 >>茶余饭后 >> 正文
上帝如何创造的十二星座
来源:网友转贴 作者: 2006-06-10 00:00:00.0

    也不过是一个夏夜,上帝太无聊,刚好出门买了两打啤酒回来,仰望着一览无余的蓝色星空喝冰啤酒的时候,忽然对着可乐娜的空纸盒发起呆来,觉得好像该做点什么事比较有趣。

    上帝灵机一动,于是想帮可乐娜的纸箱做一点美化,也许他可以做点黏土雕塑,自从做了亚当与夏娃之后,他可还没机会试试看自己的手艺呢。上帝开始做起十二个星座的雕塑。

    牡羊座,是上帝的第一个作品,也因为是第一个创作,上帝充满了太丰盛的热情、太高的兴致以及想太多的企图心,結果变成冲动下的产物。“唉,果真欲速则不达。”

    上帝一边感叹,顺手做起第二个作品金牛座。开始小心翼翼,东修西修,非常务实,注入许多美好的幻想,当然动作难免温温吞吞。“不行!这样太累了。”上帝有点不耐烦,想到才做第二个就没力气,接下来怎么办?

    对了,取悦自己是重要的,变化!变化!

    上帝因此做了一个双子座来取悦自己。

    可是双子座因为动作太快,调性有点两极,不太统一。上帝想了想,发现他忘了把感情沉淀的细腻部分表现在作品上,趁着月色,上帝喝了一口啤酒,一整夜仔细捏了巨蟹座。然而,当清晨曙光射出,巨蟹座裸身躺在阳光下,上帝忽然发觉自己可能酒喝太多,作品虽然细腻浪漫,却也只是自我陶醉而已……创作不是应该在阳光下还能充满自信发光发亮?

    因此,上帝的狮子座作品,由于在太耀眼的光线下,勉强创作而成,午后一觉,上帝醒来就发现狮子座充满太强烈与太直率的雕塑刻痕,不禁遗憾。

    此刻,上帝反省了五分钟,发誓:“我不能再这样粗心大意,我一定要做一个全世界最完美的作品。”上帝继续埋头苦干、精雕细琢处女座这下一个作品。

    处女座做完,天色也黑了。

    上帝觉得腰酸背痛,喝了一口冰箱的冰啤酒,端详这个作品,突然感慨:“这么仔細雕琢出一个细节完美的东西,好像失去创作的写意心情了。”

    原来,不过想做一个有意思的东西,不是吗?我为什么要累死自己?发觉自己太龟毛,上帝在百般矛盾中,换了想法,认为自己该兼顾知性与理性,以优雅的心情为创作审美关,做了天秤座。

    也因为一直维持优雅姿势,做完天秤座,上帝的腰痛就发作了。

    痛到受不了,上帝突然想起那条可恶的蛇,竟然来破坏他第一次的精心杰作,──亚当与夏娃那两个纯洁的傻瓜,突然小小愤怒。

    嗯,蛇夫座,上帝在腰上贴好日本买回来的止痛药膏,报复性地决定不理。

    可,心情还是非常郁闷,上帝觉得创作也许该钟于自己的感官心情才重要,后来上帝做了天蝎座,并充分表达自己的真性情与些许想报复蛇的欲望。

    做完天蝎座之后,上帝顿时气力消失,觉得自己真傻,不过是一条蛇,我那么在意干麻?还让蛇影响到我的作品?不对。我还是单单纯纯把我想做的作品好好完成才对。

    只是做射手座做到一半时,电话忽然想起,上帝就去接了电话,一讲就是好几个小时。

    回來再细看射手座,上帝也没任何想法再去修饰,同时认为这样直率的东西刚好表现自己此刻的真性情,也许难免疏忽,那就这样吧。

    OK!既然射手座只做到一半,上帝觉得他该拋去杂念、充满耐心好好把魔羯座完成。这一搞又到天亮,老实说,魔羯座确实是上帝还不错的作品,极具感情沉淀的力量与温厚的特色……只是上帝也累了,他真的没气力再把细微破绽修改好。

    同時反省,之前九个作品,事实上各有特色,反复比较之下,魔羯座好像又没那么优了。把玩着前面的创作,上帝感觉那些作品的曼妙之处,好像已经独立成为某一种生命体,是自己再也做不出来的东西。

    可不可以就此停止呢?不要再做了。连做十个作品,谁不疲劳啊?上帝都喊累。却见可乐娜剩下的纸盒两块空缺的部分,上帝叹了口气。

    就剩两个了,这场游戏就结束。

    上帝抱着就快完成了的心情做水瓶座,心思却在一种奇异又随便又必须理性的状态下,这作品就配合上帝反省归纳的心情,工整与反叛性,当时状况,上帝心理开始对其他的事物好奇了,同时在想他的刚刚来电的好友,不知道会不会来。做完水瓶座,上帝看半天,非常疑惑,这实在不像他的作品,好像外太空来的呢。

    怎会这样?回头看一眼可乐娜的纸盒剩下的空格,哇!这是最后一个了。不行,一定要做出最棒的东西,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上帝于是充满感情反省前面11个作品的优缺点,心想最后一个,我一定要好好的认真的做。就在这感怀心境下,上帝完成他最后的作品──双鱼座。

    双鱼座确实表现了前面11个作品的优点,偏偏也综合前面11个作品的缺点。

    上帝不知是太疲劳的因素,竟感动自己原来已充满意志力完成那么多作品,流下眼泪来,心想:“这个,我一定要修到最完美。”

    想时迟、那时快,门铃忽然响了,是上帝的好友玉皇大帝来访。

    玉皇大帝一进门就带来两手台啤与一堆黏土跟上帝说:“亲爱的,我知道你最爱做雕塑,我们来做12生肖怎样?”

    那个下午,上帝与玉皇大帝就一面喝起台啤,研究起12个动物,把双鱼座忘了。

【评论】【我要推荐】【顶部